欢迎您访问陕西大唐水务有限责任公司官网!

企业邮箱:dthj@chinadthj.com

陕西大唐水务有限责任公司

SHAANXI DATANG WATER CO., LTD.

销售热线

029-85566788

搜索

地址:西安市高新区旺都国际B座27层 Copyright © 陕西大唐水务有限责任公司 | 陕ICP备19015253号 |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西安  

新闻资讯

NEWS

经济承压背景下 水务行业投资有望加速且产能将逐步释放——2021年水务行业展望报告

浏览量
  北极星水处理网讯:近年来,水务行业持续发展,城镇化进程推动水务行业在需求端持续扩容,水务行业产能有所增长。2021年以来,经济持续恢复,宏观政策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在经济仍然承压的背景下,预计会带动行业投资的加速。节水提效和加大城镇污水建设等政策的出台,为供水行业提标改造和城镇污水处理扩产提供空间,资金和技术实力较强行业龙头成为异地扩张重要主体,水务行业仍保持区域垄断和行业龙头的竞争格局。2020年,水务企业营业收入持续增长,债务负担有所加重,投资规模的增长使得现金流整体呈现净流出态势。随着在建项目的逐渐完工投产,预期水务行业未来几年产能将进一步释放。
 
  一、行业概况
 
  水务行业产业链主要涉及从自然水体中取水、水的加工处理、供应和污水处理等环节。产业链的最上游是水源的获取;水资源的丰富程度、水质的优劣直接影响水务行业原水获取的难易程度和水生产的成本。水务行业下游主要是城镇居民生活、生产等方面用水需求,城镇人口的增长,环保节水等政策的要求对水务行业下游需求端产生重要影响。
 
  从最上游水源供给方面来看,我国水资源总量丰富,但区域分布不均衡。根据《2020年水资源公报》,2020年,我国水资源总量31605.2亿立方米。近年来,我国水资源开发总量基本维持在20%~25%之间,主要来源于地表水,地表水占比在95%以上,地下水占比不足5%。水资源区域分布上,我国水资源主要分布在南方区域,北方水资源仅占水资源总量的20%左右,但我国北方人口约占全国人口的近一半,经济总量约占全国总经济总量的40%,我国水资源分布与人口和区域经济分布不匹配,广大北方和部分沿海地区水资源严重不足,其中,部分省份人均水资源量不足1000立方米,人均水资源量匮乏成为制约区域水务企业发展的重要因素。目前,我国主要通过南水北调和沿海地区海水淡化方式解决水资源缺乏和区域分布不均衡问题。通过南水北调工程三条调水线路,与长江、淮河、黄河、海河相互联接,改善了河南、河北、北京、天津等地区用水问题。海水淡化方面,海水淡化主要分布在沿海且水资源相对缺乏区域,近年来,我国海水淡化设计产能逐年增长,但规模仍较小。
 
  从水质来看,我国地表水质有所改善,但北方区域水质较南方仍差。我国水质分为Ⅰ~劣Ⅴ,其中Ⅰ~Ⅲ类水质通过加工处理可作为饮用水源。根据《中国生态环境状况公报》,2020年,我国地表水中Ⅰ~Ⅲ类水质占比83.4%,较2019年上升8.5个百分点,污染水质占比有所下降,地表水质有所改善;分区域来看,西北诸河、浙闽片河流、长江流域、西南诸河和珠江流域水质为优,黄河流域、松花江流域和淮河流域水质良好,辽河流域和海河流域为轻度污染。地下水水质总体较差,Ⅰ~Ⅲ类水质仅占13.60%。
 
  从需求端来看,水务行业产业链的下游主要涉及居民生活、生产等方面用水,2020年用水总量有所下降。2020年,我国用水总量5812.9亿立方米,受新冠疫情、降水偏丰等因素影响,较2019年减少208.3亿立方米。其中工业和生活用水占比在35%左右,农业用水占比在60%,生态环境用水占比较小。从变化趋势来看,受工业节能减排提质增效影响,工业用水占比略有下降;受城镇化进程带来的城镇人口逐年增长,城镇生活用水占比持续增长。农业用水方面,在加强农业节水等政策影响下,近年来农业用水占比逐年下降。在环保生态治理等因素影响下,生态环境用水占比逐年增长,但仍维持较低占比。
 
  城镇化进程推动用水人口持续增长,城市生活用水成为供水行业需求端的主要来源。近年来,随着城镇化进程推进,城镇用水人口持续增加,2019年城镇用水人口增至9.83亿人,其中城市用水人口占比68.06%,县城用水人口和乡镇用水人口占比分别为15.36%和16.58%。2019年,我国城镇用水总量达874.9亿立方米,较2018年增长1.73%;其中城市用水628.30亿立方米,占城镇用水总量的70.59%;按用途划分,生活用水占比最高,其次是生产用水和公共服务等方面用水。
 
  污水处理行业需求量增速高于同期用水需求增速,污水处理行业需求端发展较快,城市生活污水处理成为污水处理行业需求端的主要来源。污水排放量是衡量污水处理行业需求端的重要指标。2019年,全国城市和县城污水排放量656.95亿立方米,较2018年增长5.82%;其中城市污水排放量554.65亿立方米,占比84.43%;按性质分,生活污水占全国污水排放总量的60%以上;整体看,污水处理行业需求持续增长。
 
  供水和污水处理需求的增加推动我国水务行业整体运营能力的提升。2019年,我国城镇供水能力达4.67亿立方米/日[1],较2018年增长20.98%。全国城市和县城污水处理能力2.15亿立方米/日,较2018年增长6.44%。我国水务行业整体运营能力进一步提升。
 
  对于水务企业来说,水费收入的稳定性和持续性是其核心竞争力。目前我国水务企业的水费收入主要来源于城镇自来水费和污水处理费。受目前配套设施尚未健全及农村水费征收尚未完全普及等因素影响,我国农村水费征收范围和收入规模有限。因此,目前,联合资信水务行业需求端研究主要针对城镇生产和生活方面的供水和污水需求。
 
  此外,随着我国经济的持续发展,城镇化进程的持续推进,居民生活用水和生产用水需求仍将持续稳步增长。加之国家政策对水务相关设施投资的倾斜及相关配套资金的大力支持,促进我国供水和污水产能的进一步释放。联合资信认为,水务行业从供需两端均将保持稳步增长趋势。
 
  二、行业环境
 
  (一)宏观环境及对水务行业影响
 
  2021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持续恢复、稳中向好,宏观政策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财政支出节奏偏慢,防风险和调结构成为阶段性任务;专项债发行缓慢,在经济仍然存在稳增长压力的背景下,下半年专项债发行节奏有望加快,预计会带动水务行业投资的加速;坚持稳健货币政策,并适度向实体经济融资倾斜。
 
  2021年上半年,中国宏观政策保持连续性、稳定性,经济持续稳定恢复、稳中向好,积极的财政政策兜牢基层“三保”底线,发挥对优化经济结构的撬动作用。财政方面,受经济持续恢复及大宗商品价格的原因,上半年全国财政收入恢复性增长,财政支出节奏偏慢,上半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2.17万亿元,同比增长4.50%,支出进度仅为全年预算的48.65%,防风险和调结构成为阶段性任务;上半年房地产市场景气度较高,土地出让金收入增速较高,但受到上半年专项债发行偏慢的影响,政府性基金支出显著弱于收入,截至2021年7月底,专项债发行1.35万亿元,仅占全部新增额度的37.1%。货币金融政策方面,央行对货币政策的指引为“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增速基本匹配”,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但同时在实体经济上,落实和发挥好结构性货币政策的牵引带动作用,在信贷增长缓慢地区、小微企业以及绿色低碳等方向上进行支持偏斜。
 
  2020年在基建补短板和提高有效投资提供资金支持背景下,全年水务建设、生态保护等水务项目发行专项债金额合计3223.71亿元,是2019年发行金额的4.26倍。2020年以来,积极的财政政策促进水务项目专项债发行规模快速增长。2021年上半年,受今年下达额度较晚以及监管加强对专项债审核影响,上半年地方政府债发行进程有所放缓,水务相关专项债发行金额347.10亿元,仅为2020年全年的10.77%,在经济仍然存在稳增长压力的背景下,下半年专项债发行节奏有望加快,预计会带动水务行业投资的加速。
 
  (二)行业政策及对水务行业影响
 
  2020年以来,水务行业政策重点体现在用水提质增效,实施严格节水制度;加快城镇污水设施建设和污水排放检测,进一步释放污水处理产能;推进水费改革提升水务行业盈利空间;通过中央,地方和外部融资等方式保证项目建设资金。预期我国水务行业在提质增效,扩展污水产能方面将得到突破。
 
  国家发改委、水利部等多部委新出台水务行业相关文件,主要通过以下三个方面确保水务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一)要求实施严格的节约用水制度,控制用水总量;在《国家节水行动方案》要求下,我国将进一步实施最严格的节水制度,通过降低漏损率,提高用水效率,降低单位产能水资源使用量,并在用水总量上进行严格控制。(二)加快城镇污水设施建设,加强污水排放监测,进行污水处理收费标准改革。相关政策要求要加快推进生活污水收集处理设施改造和建设,规范工业污水集中处理设施,监测重点排污企业污水排放;并要求地方各级政府尽快将污水处理费收费标准调整到位,原则上应当补偿污水处理和污泥处理处置设施正常运营成本并合理盈利,并综合考虑企业和居民承受能力,完善差别化定价,统筹使用污水处理费与财政补贴资金,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向水务企业支付服务费。(三)中央预算、地方财政、金融机构和社会资本方等多方参与,解决污水处理、水利设施和生态治理等项目资金需求。政策要求,对于生态保护等重点项目,可纳入中央项目储备库管理,加快中央预算执行,进一步理顺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和完善转移支付制度改革中统筹考虑地方环境治理的财政需求,建立健全常态化、稳定的中央和地方环境治理财政资金投入机制。加大财政投入力度,研究探索规范项目收益权、特许经营权等质押融资担保,鼓励金融机构为污水处理提质增效项目提供融资支持。营造良好市场环境,吸引社会资本参与设施投资、建设和运营。通过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方式,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对补短板的社会民生等方面基础设施项目,在投资回报机制明确、收益可靠、风险可控前提下,可适当降低资本金最低比例。
 
  以上政策将对水务行业在提质增效、扩大产能、提升盈利空间等方面产生重要影响。提质增效方面,根据政策要求,我国将持续实施严格节水政策,提高用水效率、降低漏损率、控制用水总量,2019年,我国公共供水管网漏损率达14.12%,仍然较高,未来加快城市老旧供水管网改造成为节水提效的重要工作之一。2020年,我国用水总量5812.9亿立方米,考虑到未来我国经济持续发展,城镇用水持续增加,我国用水总量控制将面临一定挑战,未来节水及相关配套项目将成为水务行业发展的方向。扩大产能方面,在加快城镇污水建设和加强污水排放监测等指导下,我国污水处理覆盖范围和处理对象将扩大,需求端的增长将推动城镇生活和工业污水处理量的进一步释放,且在中央预算、地方财政等资金支持下,水务行业投资将加快进行,从而进一步促进水务行业产能的提升。在提升盈利空间方面,在节水政策下,预期政府可能将通过水价的调节作用促进节水目标的实现,水价有望持续增长。此外,在污水处理收费标准改革政策指导下,要求污水处理费定价机制需要考量补偿污水处理和污泥处理处置设施正常运营成本并合理盈利,该政策预期将有效推进我国水费征收的市场化改革,提升我国水务行业盈利水平。但考虑到水务行业涉及国计民生,公益性较强,短期内水价涨幅空间仍有限。
  三、行业周期性及目前所处阶段
 
  从行业周期来看,虽受部分年度政策导向,行业发展略有波动,但水务行业仍属于弱周期行业。从目前所处阶段来看,我国供水普及率较高,供水行业处于成熟期;近年来污水行业快速发展,地级市和县城污水处理接近成熟期,但乡镇污水空间巨大,污水行业整体仍有较大成长空间;再生水规模较小,整体发展仍处于导入期。
 
  (一)水务行业周期性
 
  水务行业属于弱周期行业。生活用水除个别年份外,整体发展稳定;生产用水易受经济和政策影响出现波动,但近十年增速保持窄幅震荡。
 
  供水和污水处理量是衡量水务行业发展的重要指标,它不仅是水务行业投资规模的结果反映,也直接决定了水务行业收入,并间接影响水务行业利润。联合资信通过水务行业处理量指标简析水务行业周期性特点。通过分析1978年以来水务行业处理量规模和增速发现,水务行业处理量整体呈现增长趋势;增速方面,整体稳定在一定区间,但部分年份有所波动。整体看,水务行业整体周期性不明显,属于弱周期行业。
  从具体子行业来看,除2006年居民生活用水有所波动外[2],其他年份居民生活用水总量增速保持稳定,生产用水在2012年之前波动较大,之后年度增速变动与生活用水趋同。从具体波动来看,生产用水波动与我国水务政策密切相关,2006年,我国在《十一五规划纲要》中首次提出“节能减排”使得我国生产用水量同比下降,加之经济危机因素影响,生产用水量在2007-2009年同比增速为负,之后随着经济发展用水量同比增速又有所回升。2011年,“十二五”规划出台《“十二五”节能减排综合性工作方案》,使得用水总量同比增速有所下降,但政策之后保持相对稳定。根据《国家节水行动方案》要求,到2022年,万元国内生产总值和工业增加值用水量较2015年分别降低30%和28%,预期我国生产用水效率将有所增长,进而对冲因经济总量的持续增长对生产用水总量需求的增加,工业生产整体用水总量预期保持稳定。
  (二)水务行业目前所处阶段
 
  供水行业处于成熟期;污水行业城乡发展存在差异,乡镇污水空间较大,整体污水行业仍有较大成长空间;再生水规模较小,整体发展仍处于导入期。
 
  供水方面,从用水普及率来看,近年来,我国城市、县城、建制镇和乡用水普及率小幅增长,基本保持稳定,2016年以来地级市和县城用水普及率均在90%以上,乡镇用水普及率相对较低,未来尚有一定空间;从固定资产投资来看,我国供水固定资产投资相对稳定,我国供水行业整体处于成熟期。
 
  污水处理方面,从污水处理率来看,近年来,我国地级市和县城污水处理率快速发展,2017年以来污水处理率在90%以上,基本处于成熟期。但是,我国乡镇污水处理尚不完善,联合资信通过污水处理总量与用水总量的比率估算我国整体污水处理率,2019年整体污水处理率估算值仅为70%左右,与城市和县城污水处理率尚有差异,乡镇污水处理空间较大。从固定资产投资规模来看,近年来,我国排水固定资产投资规模持续增长,2019年增速有所放缓,供水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保持相对稳定;排水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与供水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差距较大。随着排水固定资产的持续投入,我国污水处理能力将进一步释放,我国污水处理行业持续进入快速发展时期。
 
  再生水方面,近年来,我国市政再生水利用规模较小,市政再生利用率不足20%。2021年,国家发改委、水利部等在《关于推进污水资源化利用的指导意见》等多部文件中提到要强化污水再生利用,到2025年,全国地级及以上缺水城市再生水利用率达到25%以上,京津冀地区达到35%以上。总体看,我国再生水利用还不完善,尚处于导入期。
  四、行业竞争态势分析
 
  水务行业涉及国计民生,且易受区域管网等物理因素限制,行业进入壁垒较高。水务行业整体呈现以地方水务企业为主,且区域垄断性突出;头部水务企业利用资金和技术优势进行跨区域扩张,竞争有所加剧。但考虑到行业的特殊性,联合资信认为水务行业整体竞争格局仍呈现区域垄断和行业龙头并存趋势。
 
  水务行业准入方面,水务行业涉及国计民生,行业准入须满足相应资质,后期运营模式、收费标准及环保标准等方面均须接受政府相关部门的批准和监督,市场化程度较低。此外,在水务行业供产销的链条中,重要的环节是通过供水管网将水源输入至下游需求端,同时将污水通过排水管网输送至污水处理厂进行加工处理,水务行业特殊的运营方式决定了其具有较高的管网建设以及设备采购成本,易受区域管网等物理因素限制,且大部分城市供水业务已经进入成熟发展期,区域内供水设施及管网建设已趋近饱和,较高的污水处理技术水平和管理经验要求对新参与者设置较高门槛,整体看,水务行业进入壁垒较高。
  
    水务企业类型和竞争格局方面,目前,我国行业内分布的水务企业大致可分为三种,国有水务企业(央企和地方国企)、外商投资水务企业和民营水务企业。其中,国有地方水务企业最为普遍,多为所在地方原事业单位改制形成,其业务结构相对单一,以服务所在区域供水和污水处理为主业,区域垄断性突出,是水务行业的主力军。部分实力较强的区域(北京、深圳、成都、重庆等地)地方国有水务企业和央属水务企业基于雄厚的股东背景、资金实力和技术水平,通过并购、合资、参控股、BOT和PPP等手段在全国范围内或国外异地扩张,获取供水和污水处理业务特许经营权,并通过水务衍生行业拓展成为投资型综合水务企业,对原区域内地方水务企业产生一定竞争。外资水务企业往往拥有先进的水务技术和较高的管理水平,尤其在污水处理行业处于技术领先地位,但进入中国水务市场数量较少。民营水务企业所占市场份额较小,主要通过PPP模式在污水处理和水环境治理领域参与竞争,面临较大投资和回款压力。
 
  未来竞争方向方面,近几年,随着我国生态治理和环保力度加大,出现黑臭水体治理、水环境综合治理,污泥处置等水务衍生行业。水务衍生行业对资金实力和技术水平要求较高,水务衍生业务仍将继续成为实力较强的央企或经济发达区域地方国企积极参与对象;一般的地方国有水务企业受限于资金和技术水平,参与度不高。此外,伴随经济发达的城市水务行业进入成熟期,需求增长放缓,相关配套设施还不健全的区县城市及乡镇地区成为实力较强的水务企业异地扩张的机会。一方面,区县乡镇之前尚未完全建立完备的供排水管道,准入的物理限制较低,且受制于区域财力不足等因素影响,该区域更愿意接纳外部水务企业进入;另一方面,随着近年来我国污水排放标准提升,对水务企业的污水处理技术要求越加严格,对于技术实力不强且财政实力有限的区域则会考虑技术先进的污水处理企业进入。
 
  综上,地方国有水务企业区域垄断性突出,实力较强的地方国有企业和央企等行业龙头利用资金和技术优势积极参与水务衍生行业投资及财政实力偏弱的区县城镇供排水项目。但水务行业涉及国计民生,竞争格局基本稳定,预期水务行业整体仍呈现区域垄断和行业龙头趋势。

新闻中心